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今日头条 > 正文

细菌,甜品,西地那非

admin 0

2016年12月1日,Youtuber视频UP主A.I.Channel(后起名为Kizuna AI)上传了一段名为‘初次见面,我叫绊爱(はじめまして!キズナアイです)’的视频。自此,大众开始接触到了Virtual YouTuber(VTuber),也就是所谓的“虚拟主播”。

2017年,Kizuna AI(昵称爱酱)在Youtuber上传了一段自我介绍的视频,自此一炮而红,圈粉无数。目前,爱酱在Youtuber上的粉丝关注量已突破200万,模仿者也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掀起了一股虚拟主播的热潮。

时至2018年,虚拟主播行业正呈井喷式发展。通过结合当下最热的VR虚拟技术和晚春楼蒸蒸日上的主播行业,VTuber正在引领时代的潮流。

究竟何谓VTuber?

顾名思义,VTuber是指以虚拟形象为主体,通过面部捕捉、动作捕捉、声音处理等一系列技术,将声优的面部表情及动作映射为3D模型,让虚拟人物“动起来”。准确地来说,虚拟主播和真人主播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只不过形象是虚拟的而已。虚拟主播会在Youtuber上进行直播或者上传录制好的视频,并会和观众进行互动。

另外,每个VTuber都带有鲜明的“人设”设定,各种反差萌吸引了大批粉丝~(后面会详述几位VTuber的人设)。

自爱酱开创了虚拟主播热潮后,随即出现了其他四位较火的VTuber:假酒少女Kaguya Luna(辉夜月)、工口土豪Mirai Akari(阿卡丽)、战斗白海豚Siro(小白)和女装大佬Nekomasu(狐娘大叔),被粉丝戏称为“VTuber四大天王”(四天王有五个是常识)。

贩卖人设,“死宅”最爱

事实上,虚拟主播的一言一行,都是围绕基础设定来展开的,比如御姐、大叔、萌娘、萝莉、天然系……你想要的她们都有。

东方狼鱼 比如,爱酱自称超级AI,却往往透着傻气,尤其是在游戏中更是有诸多令人窒息的低级操作,因此被网友戏称“人工智障”,其视频内容涵盖杂谈、热门话题、游戏实况,应有尽有。

辉夜月自称为“Luna酱”,目深宫离凰曲前粉丝数已超86万,自2017年12月9日开始在YouTube活动,是四天王中出道最晚的。其设定是有着独特的声线,被称为“被锁喉的哈姆太郎”,满嘴骚话,沉迷假酒。

阿卡丽,粉丝达70万,据传是制作人借金6七十路000万日元打造出的虚拟角色,因此人称“6000万之女”。设定是“被老鸨艾琳打混失忆拐来的少女”;曾在视频里疯狂买买买,让观众瞠目结舌;巨乳的身材加上黑色吊带的穿着,吸引了大批阿宅。

小白,坐拥57万粉丝,擅长玩“吃鸡”。其设定是想要成为偶像的电脑少女;人物特色为:擅长英语,游戏水平较高,因其独特的笑声被粉丝称为“白海豚”;情绪激动时会展现出本音。

狐娘大叔,拥有20万粉丝,其设定是一个穿着女装实则饱经沧桑的大叔;人物特色为学历低、能力低。这位主播因其经历引发了大批粉丝的心疼。

相比传统偶像,VTuber发展优势明显

人设完美,内容可控

首先,每个虚拟偶像的年龄、外貌、性格都非常特别。这些人设都是针对受众心理进行经过精心设计,并通过专业的商业化运营来维护,几乎不会出现如现实偶像人设崩塌的情况。准确地来说,虚拟主播和真人主播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只不压裂子过形象是虚拟的而已。

比如现实偶像很多贩卖“男友”、“女友”人设,一旦粉丝喜欢的偶像传出谈恋爱的消息,他们大多会脱粉,甚至感觉被偶像背叛。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这种男友或女友人设的存在,粉丝才会对其付出情感乃至为偶像花钱。而人设的崩塌,会让粉丝感到偶像违背了他们之间的某种契约。

其次,在内容上,由于虚拟偶像背后的制作团队会进行严格把控(即使是录制好的视频也会提前想好段子),而不会出现真人主播那样由于情绪或者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影响直播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状态,甚至出现过激的言语或行为的情况。毕竟,主播和粉丝在直播中聊着聊着开始掐架的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最后,对于真人主播而言,褪去层层滤镜、美颜以及镜头后的刻意表现,现实中他们可能也只是绘画人体姿态写真2000例在再普通不过的一员。甚upup丰胸操至去掉这层包装后,本人与直播中“判若两人”。而虚拟偶像的人设本来就是可控且不完美的,在镜头前的他们淋漓尽致了展现了他们的设定或者缺点,给粉丝一种接地气的感觉。比如,我们的人工智障爱酱,就因为蠢萌吸引了大批粉丝。

另外,由于VTuber本身就是虚拟的,因此也不会产生与真人不符的落差感。送上我司一位二次元死忠粉的一句话:“正是因为早就接受了她们的‘缺点’,所以才更喜欢。”

这不但可以巧妙利用人设迎合粉丝需求,而且削弱了制作方和品牌方的投资风险,保持偶像的商业价值。

与粉丝互动,增加用户粘度

虚拟偶像经常在直播中与观众互动,甚至会与观众一起探讨一些生活化话题。双方甚至都宿舍h会把一些在日常生活中不敢表达或隐藏的情感相互吐露,让观众感到无比亲切。对于很多粉丝来说,虚拟偶像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情感寄托,他们会把在现实中无处释放的情感寄托于虚拟偶像身上。正因为我们都是不完美而又真实的群体,所以惺惺相惜。

可以说在日本,ACG文化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VTuber身上展现的各种不同鲜明的性格,更是让粉丝们感到真实又接地气,不像传统偶像一般有距离感。

从吸粉到吸金,虚拟主播行业如何进行商业变现?

VTuber首先快速积累人气、赢得流量,然后通过在直播中插入广告、粉丝打赏、贩卖周边以及其他营销活动等手段,实现商业变现。

根据CA Young Lab发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日本YouTube市场规模比前年增加了2.2倍,达到219亿日元。预计2022年市场规模将扩大至2017年约2.6倍,规模为579亿日元,其中大部分收入来源是广告收入。

以爱酱为例,早期就开始积极接广告赞助,目前已经成为日本旅游形象大使,还推出了自己的电视节目《Kizuna AI的BEAT Scramble》,并向声优和歌手界进军。

伟峰制刷厂

据悉,爱酱在Youtubjapanesetubee上的光广告金属破碎机xgpsj月收入就已达280万日元,年收超过3000万日元(约180万元人民币),注意这还不包括其他粉丝赠送礼物、营销活动等收入在内。

提到直播收入的话,以“空妈妈”时乃空(TOKINO SORA)为例,Youtube上坐拥11万粉丝,据团队创始人谷乡元昭称,空妈妈每次直播1小时的收入可达20-50万日元(约1.2-3万元人民币),月收入为100多万日元,大多来自粉丝赠送的礼物或打赏。

而就在今年9月,日本动漫周边厂商GOOD SMILE COMPANY宣布将推出figma系列爱酱手办,售价为68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为415元),并计划于2019年2月上市。在今后,贩卖周边也将是虚拟主播产业的一环。

中国如何布局虚拟偶像行业

提到虚拟角色,不得不得到虚拟偶像的鼻祖洛天依,在全球已经拥有6亿粉丝,代言也有上百家品牌,身价超过6亿爱仔仔的理由人民币。

在这个大IP的加持下,中国也出现了如洛天依等虚拟偶像,B站也推出了国内第一位虚拟主播“小希”。国内的各大厂商都在抓紧布局虚拟偶像业务,VT绝对诱惑uber似乎已成了当前文娱市场的新“风口”。

事实上,早在去年,国内就早有布局虚拟偶像行业的动向2017年8月,B站上的一位UP主——虚拟次元计划上传了一个视频,由此国内首个虚拟主播‘小希’正式与大家见面,该视频获得了42.6w的播放量。勇士往事而后,虚拟假元宝纹次元计划又创建了第二位虚拟主播小桃。两位VTuber受到了国内许多粉丝的喜爱。截止目前,虚拟次元计划账号的粉丝数已达28.8w。

展望今年,更多大厂开始将目光转向这一行业。比如7月20日,网易《阴阳师》旗下根据游戏人物打造的虚拟偶像“大天狗”首演成功。10男人帮米琪月23日,老牌游戏厂商巨人网络宣布将每年投入上亿元资金打造虚拟偶像,正式进军虚拟偶像市场,并将推出首位虚拟主播Menhera Chan。

10月28日,在“王者荣耀三周年音乐盛典”上,腾讯派出了虚拟形象貂蝉和公孙离一同演唱,表明了其进军虚拟偶像市场的野心。

而其中比较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莫过于B站与日本著名社交网站GREE的联手。10月30日,哔哩哔哩宣布与GREE社达成战略合作,VTuber就是双方合作中的一项重要业务。两家公司预定于今年12月共同成立bG Games株式会社以进行手游开发。

作为一个新兴产业,VTuber们想到达到初音、洛天依这些“老前辈们”的高度,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相比1、2年内快速爆发的全民直播,由于前期成本投入较高,VTuber的增长速度相对缓慢。

设计一个虚拟角色以及画面效果,所要用到专业设备的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而制作一个3D CG的成本也高达数十万元,这对个人或者小型团队来说几乎是负担不起的,李宰贤这也是为什么虚拟偶像直播平台,其发展的速度远远比不上架上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就能播的网络直播行业。

但就像上文说到的那样,VTuber有着庞大的市场潜力。随着技术门槛的逐渐降低,随着更多资本和巨头开始关注这个产业,未来1-2年,这个产业的前途不可限量。

非常简单的野鸡套

87870原创细菌,甜品,西地那非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